青衣月下冷梅香✨

我居北海君南海
寄雁传书谢不能
桃李春风一杯酒
江湖夜雨十年灯

没办法,每次到弹尽粮绝不得不出坑的时候,他俩就会拉着手踹你一脚,在添添土,踩实了。╮( ̄▽ ̄)╭

Shawty.:

我前两天还寻思着搞一发秦昕呢
结果被一脚踹回来了

真田省贤:

亚锦赛最后一天
神tm昕博发糖了?!!?

难道是为了抑制雨博势力的崛起....(手动doge

看看小圆脸和右边磊哥/大长腿和他左边龙哥的距离

再看看这两位紧贴的手臂

行呗,椅子间的扶手也挡不住您俩靠一起,也不嫌硌😯


定制的二昕。
真的很棒。
帝国第一许苏苏

钥匙扣
方苦苦。
许苏苏。

给所有小可爱们道歉。
手机上交国家好长时间了😔,最近才偷偷买了一个。
好长时间不更了23333对不起对不起😣
粉儿居然没有掉光真的谢谢你们😂
我会努力加油更的!
话说有没有小可爱玩阴阳师,最近很迷23333
又准备开坑了23333
脑洞之旅
💪💪💪

谁能现在给我一张昕爷的纯色背景图?
😭😭😭

我就想做个钥匙扣,谁来帮帮我?😭😭😭

【昕博】一只名为博儿的仓鼠


方博一遍一遍擦着许昕的发烫的手心,他的手很长,骨节分明,左手的手心里是一层厚茧。方博看着他手心里驳杂的纹路暗想直播的时候那些喊着昕哥手好看要看昕哥手的迷妹怎么不来看看他的手心呢?那些对他冷嘲热讽极尽尖酸刻薄的人,怎么不来看看他的手心呢?那都是这么多年来许昕从未放弃不懈努力的证明啊。
方博叹了口气,伸出手抚平许昕紧皱的眉头。
每次大赛许昕的状态都让人忍不住替他捏一把汗。獒龙,蟒。岌岌可危的地位,不明不白的处境。
里约决赛结束以后许昕却带着疲惫。别人看不出来,而他方博不可能看不出来。上节目的时候每个人都在关注新晋冠军马龙,刻意的忽略,后期甚至剪掉了许昕的部分。许昕的笑容都带着勉强,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带着晦涩。那个主持人问起许昕女朋友来了吗?许昕回答说在给他做饭。
方博本就沉重的心像是灌进了水银。
不管是什么时候许昕都是坦坦荡荡的。在他之前方博没见过输球还为对手鼓掌的。豁达而不虚伪。他的胸膛里装着一颗灌满热血的赤子之心。好脾气好人缘,他永远都是那种最受欢迎的人。

那么,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许昕的呢?方博是真的不太记得了。

许昕似乎总能给他光和热,给他前进的所有力量。

手腕受伤的那一年的冬天似乎特别冷。方博总是不愿意出去。许昕做完的他的一组训练来找他,“今天天气挺好,咱们出去走走吧?”许昕声音都带着笑意,方博低着头,额上的汗滴到运动裤上,晕开小小的汗渍,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好。”
虽然说天气好,许昕还给他围上了围巾,方博都由着他,刚要走结果马龙和张继科来看方博了。张继科是方博三重意义上的师兄,平时也是当成弟弟来看待,张继科也时不时会来坐一坐,开导开导方博。张继科自从06年重归国家队,和他关系好的人都能感觉到,已经有什么不一样了。
何况是方博。
许昕停下了脚步。脱掉羽绒服就去倒水,倒了一杯发现忘了给方博取下围巾,返回去给他取下来,冰凉的指尖碰到了方博的脖子,方博缩了一下,马龙看着方博,所有所思。
因为一会儿还要去找周雨,马龙和张继科他们坐了一会儿就走了。许昕看了看窗外“看来,咱们只能去看落日了么?”
方博却来了兴致,“走吧。就当我孝敬孝敬您老人家。”“你说啥?”许昕挑眉。
方博绷着脸忍笑道“没听说过吗?最美不过夕阳红。”
许昕曲起手指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走吧方大爷,您可千万别忘了您可只比我小俩岁。”
方博冲着他翻了个大白眼。

等到出来的时候方博才知道还真没白出来。
昨天下的小雪早就无影无踪了,也不过是四五点钟,太阳已经偏西。许昕交握着手,趴在桥的扶手上,眼底盛着一条河。方博也学着他的样子把下巴搁在胳膊上,俩人谁也没说话,看着西边的红日西沉。

“诶,方博儿,咱们还真像来晒太阳的夕阳红。”许昕忽然偏头,颇为正经的来了一句。
“去你的。”方博懒懒的睨他一眼。
许昕抿了抿嘴,出其不意的拉过方博的手,左手手心里的茧贴着方博有些恢复的右手腕,
“方博。你要相信,一定都会好起来的。你是世界第一博。”
方博张着嘴却说不出一句话。许昕的话都带着令人心折的魔力。

他的眼里有划过的流星,还有燃烧后的余温。
从此甘愿沉溺万劫不复。

方博移不开眼睛,许昕也许早就成为他的一部分了。
左胸膛第四根肋骨,往里深一寸处。

——————————
咳咳,首先,祝我们的兔子生日快乐![爱你][爱你][么么]|。・㉨・)っ♡ 喜欢你♪
@Shawty.
说好更仓鼠给你庆生的。
愿兔子能有一个好心情,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能成为自己最喜欢的那种人。
恭喜你又长大了一岁啦。🌹🌹🌹

想当初因为龙獒入坑,来我lo,然而一头栽进了昕博里。是真的很喜欢他们。
兔子其实很棒的。胖头鱼的泛舟湖上也很棒。当初初来乍到认识了她们这几个很好的小伙伴很开心,也从她们身上学到了很多,谢谢她们。
【But,吾家有女初长成什么shen me gui啦23333

其实我在昕博圈最大的感受是写博儿很好写,揣摩昕哥难。其实我很爱蟒蟒,不比任何一个人少。
蟒蟒又何尝不是世界第一蟒
最好的蟒蟒啊,用实力证明自己吧!

最近为什么还没有出现咱家仓鼠博儿呢?
因为这是属于昕儿博儿的感情线,自然还是从他们自身出发比较好。

Bug和OOc都是我的!
欢迎指正。
下章仓鼠博儿上线。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许势待发
昕火燎原

他就是光☀

方覆雨:


之前很多写文的姑娘也跟我交流过,说觉得昕博文里很难虐到大蟒。我说因为即便很虐的事,如果这个人自己都不认为是一种虐的话,那当然很难虐到啊。

其实比如什么让他苦苦暗恋博儿,为博儿哭天喊地要死要活的虐法,我都觉得是一种满足自己的意淫。

因为他真的不会,他烈得像火,你要是非要抽了他的柴,灭了他的芯,让他黯淡下去,还不如就这么让他熄了。

许昕这个人啊,他是炽热而鲜活的。光刺眼,但没有温度。火却越是在森冷的寒夜里越醒目,那色泽轻易就可呈燎原之势。是热浪,是蝉鸣,是比盛夏还要早来一步的少年。

这么几个月来,补他的视频,补他的资料,好像也陪他走过了这么多年的这么多日子一样。

今晚的直播看着他的笑容忽然一想,啊,原来这个我藏在心里的少年已经长大了,有点感伤。

愿你永远年轻,永远赤诚,永远明亮飞扬。

也愿你活得豪情纵逸,烈马青葱,不为他人目光所累。

【非典型】数一数昕博圈里的甜味儿太太(三)


继续跟大家数一数甜味儿的太太们。谢谢你们。❤
在此声明,纯粹属于个人观点!
打扰到各位@到太太抱歉了。因为手机没有办法推文走链接,所以只能@你们了,抱歉,鞠躬。
如有不妥,立删。
注:所有提到的文都是【昕博】的。
所有序号仅代表数字,非排序。

11 @_万分温暖
《人潮转角》这篇差点看哭我。尤其是昕爷那句,
“博儿,跟哥好吧。”
现实而温暖。
多好啊,你就在转角等着我,还好我不算太迟。
看到昕爷回去找他的护膝,而他的球包里别着方博的,写有他名字的平安福。我的心里也异常温暖。
《昕博相性五十问》哈哈哈笑傻哈哈哈,继科r表示昕博太辣眼睛哈哈哈,我需要龙龙亲亲抱抱(人工呼吸)才能脱离伤害hhhhhh
其他作品:长篇《四季》(虐)《国乒接力日记》
短篇《老了十岁》《我的小子》

12 @这里的山路十八弯
《我最好的朋友结婚了》
博儿你真是的,直接说就好了吗23333还什么最好的朋友……原以为是一百五十米的长刀,结果被太太喂了糖。
没话说,大写的服气。
其他作品:长篇《嘿,旁友,扫码吗》
短篇《初恋》《他是龙》《论关系户对谈恋爱的影响》《超能力》《底线》

太太居然也萌老九门还萌启红!《如果老九门也有奥运会》真棒!想扑上去吧唧一口!

13 @冷西皮的命得了爱吃肉的病
《前路》
其实看到这个题目我一开始想到的是圈里有太太写过,对昕爷的评价。
里约奥运后。
我们陪着他一起沉默了。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
前路不明。

说句真心话。他是左直的最后荣光。
其实我很爱他。不比任何人少。

我觉得太太的前路微虐。
他们的前路,多半也是不明。

太太说了,昕爷还能和博儿允诺明天。
我希望他们好好的。
其他作品:长篇《你赔我女朋友》
中长《五次方博给喜欢的太太私信,一次被他回复了》
短篇《Whatever you want》《神TM灵魂互换》《漩涡》

14 @BallBang
《冬天》
太太的冬天好暖喔,这样的冬天给我来一打!
昕爷醉酒事件。
相亲相爱打打闹闹。昕博啊,总是给我带来最简单的温暖,最深刻的感动。
《争吵》也很有看点。一起生活难免磕磕绊绊,但是难得的是你不离不弃。
其他作品:中长篇《触》《无谓多贪》
短篇《药泥儿》《故游》《山顶山底》《第二颗纽扣》《蟒(盲)宠》《心软》《相关特性》

15 @节操碎成渣
《睡服》
看完睡服心里只有一个构想出来的场景,
方博站在树下等了很久准备要走,听到依稀的喊声回头一看,许昕逆着光一步一步向他走来。他那些错失的岁月伴随这这脚步声,扑面而来。
其他作品:长篇《坐湿》
短篇《李白》《人畜不分》《南北战争》

从13到15都是由  @万吨匿名信 推荐给我的。这位太太的文也不错。
欢迎大家推荐自己喜欢的甜味儿太太。

非典型性推文。

另外,提醒大家的是,如果实在喜欢某位太太的文,但是不要擅自转载,最好和太太打个招呼。想转到lo外更要注意!

——————
嗯,听你们的,更昕博求婚体,让昕爷多求几次233333
至于点盗墓体校园体养成体的……不要急,反正我迟早都要开坑的😂
咱家仓鼠?嗯,记得呢。

666啦,谢谢大家。
不然,点梗吧?占tag抱歉。

昕博盗墓体
昕博修仙体
昕博妖精体
昕博校园体
昕博养成体
昕博求婚体

嗯,点吧,
就上面这六个任选一个。
不要问我为什么只有昕博。

嗯。
谢谢小可爱们。❤
爱你们。

我不管不管,我只看到了这里。
昕爷要向博儿求俩次婚!
博儿的梦,圈里各位太太!
就给句话!
博儿的梦,你们!圆不圆!